光影走廊:独具一格的 《神女》

时间:2019-11-29
作者:乌纲艺

上世纪三十年代的中国黑白默片,出现许多反映社会时代的题材,具有一定程度对现实的批判。

1934年的《神女》,在当时显得独具一格,阮玲玉在片中有非常精彩的演出,本片是吴永刚编导的处女作。

《神女》的不落窠臼,除了大胆的把低贱的妓女和崇高的母亲形象融汇在一个角色,代表女性和弱势群体的一种反抗象征,在美术和镜头上,更有许多独到之处,尤其使用了大量特写镜头。

故事讲述一位单亲母亲带着儿子相依为命,为了儿子的教育和生活,白天她尽母亲的职责,夜晚则充当妓女赚取生活费。然而在这个本来就歧视女性的社会,妓女的身分只能让她活在黑暗中,后来更遭到流氓的威胁和钳制。最终她在绝望下作出反抗。

展现丰富肢体语言

虽然是默片,阮玲玉丰富的肢体语言和生动的表情,甚至比语言还要有说服力。她在片中需要演出两种不同身分和生活,揣摩角色的特质与人性方面,都表现得炉火纯青,尤其在表达女性的矛盾,屈从与反抗、温情与悲情等的各种复杂心理。

本片的镜头语言和叙事很含蓄简约但也具大胆前卫,两者拿捏得特别好。整体有凄婉的艺术风格,又不失创意。例如片中有个镜头,当流氓再次找到神女时,镜头中前景出现流氓八字形的两条腿,画面中心远处则是处于低水平线的神女怀抱着儿子,悲愤的仰视着流氓。

片中有大量镜头特写,除聚焦在各个角色的脸部来表达情绪和思想,也有一些流动镜头对焦在家中的摆设、鞋子、衣服等,利用画面来表现角色的视线和当下的念头。如校长为了协助神女和孩子,上门家访,进门后就用主观镜头———校长视线落在墙上挂着神女当妓女时穿的两件旗袍,意思耐人寻味。

《神女》在当时的中国默片中,确实显得前卫,而编导吴永刚也成功描写出当时低下阶层女性的真实生活与精神世界。